還記得在中心的生活猶如光影交替,規律的生活著,若光是代表希望,影是回首過去,那兩者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家人們,我愛你。」這是阿祥在那可拿新生活中心留下的一段話,細數過往的荒唐,阿祥笑著說:「以前真傻,只想著吸毒,卻忘了我身邊這一些愛我的人。」這份笑容背後寫滿著他的成長,同時也證明了他擁有羽化成蝶、伴他勇敢飛翔的力量。

那是一個平凡的暑假,正讀國二阿祥受邀到鄰居家作客,看著鄰居手中把玩著吸食安非他命的用具,心中不暗自好奇,趁著朋友去廁所的時間,阿祥便偷偷依樣畫葫蘆的模仿著鄰居使用,第一口安非他命吸入肺裡,從腳趾頭到頭皮瞬間傳來酥麻的感覺,沉浸在這種感覺中的阿祥,倒臥在沙發上享受這一切的美好。當天離開鄰居家後,阿祥心中打定算盤要再去鄰居家體驗一次那種前所未有的感覺,不過他發現鄰居行為舉止越發怪異,某天後,再也沒有見過這位鄰居。

過了三年,阿祥在家裡的工地幫忙,他發現工地開拖吊車的叔叔們都很有活力、很有精神,自己卻累得要命,阿祥不禁感到好奇上前詢問,只見叔叔們露出一抹微笑說道:「午休時間來找我。」,於是阿祥便在午休時間跟著叔叔們來到工地的偏僻處,只見叔叔們又拿出了那他朝思暮想的東西「安非他命」,就這樣開啟了一條不歸路,從一開始的上班使用少量毒品來提神、到休假大量使用毒品來娛樂助興,日漸嚴重,在服兵役的期間也將安非他命帶入營區,也因為安非他命的副作用變得暴躁、疑神疑鬼、長時間沒有睡覺的阿祥,在行駛途中大腦像斷電一樣,直接睡著,坐在一旁的家人急忙控制方向盤才避免一場意外的發生,經過這一次事件,家人更實槌了阿祥,是一個吸毒用藥者,家人採取定期驗尿的方式來控管他使用毒品的情況,但是克制不住的阿祥還是在這期間繼續使用毒品,被家人發現許多次,更有一次使用完安非他命,在駕駛於忠孝東路時發生行車糾紛,因為毒品效果作祟的阿祥以為是仇家找上門,便拉開手套箱拿出改造手槍對空鳴了6槍,隨後開車逃逸。逃亡的壓力使阿祥變本加厲的吸毒,狀況也越發惡化,這時的阿祥告訴自己這樣下去不行,於是便把自己關在家停藥一年。

本以為戒毒成功的阿祥,又在某次遇到拖吊車的叔叔,阿祥按耐不住自己壓抑的內心,又開始了吸毒的人生,由於安非他命產生耐受性,用藥量也比以前更大,到最後一發不可收拾,情況越演越烈,這時的阿祥對凡事都是負面的想法,再一次與老婆的爭吵後,一人回到房間準備燒炭自殺,阿祥打算在死之前再享受一次安非他命的快感,不料用完毒品後再次昏倒,老婆發現不對勁便撬開房門,看見倒臥在地上的阿祥以及凌亂的吸毒工具。面對這一切的家人更加確定他已經成癮的事實;當時阿祥的老婆已經懷上第二胎,經過家族討論決議無論如何都要將阿祥送往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並且讓他戒毒成功,起初阿祥抱持著敷衍的態度進那可拿中心,直到在烤箱深入地跟戒毒過來人陳友恭先生的促膝長談,加上家人不停打電話給予支持鼓勵,才逐漸改變了阿祥的心態,歷經了4個月的課程,阿祥真正看見了自己的問題,也願意改變。阿祥事後告訴我:「他發現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他不再像以前遇到問題會逃避,也不會產生負面的心態,而透過烤箱淨化課程排出所有的毒素,自己思考邏輯也變得比吃藥以前清晰、和家人的關係也修復起來,這些都是他沒有設想過的,他很感謝中心的技術,讓他重新擁抱自己的生命。」

阿祥也特地回來中心跟學弟們分享:「改變的過程很辛苦,絕對不輕鬆,但是希望你們可以用心體會那可拿的技術,並且學以致用,關關難過關關過,你們要記得日子不一定要過得比別人好,但是一定要過得比昨天好。加油!」

戒毒後過得越來越好!

 
arrow
arrow

    新生活戒毒中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